10.0

2022-08-30发布:

乡村支教豔遇记 (1-8) 作者:xxhr82 (秦臻)

精彩内容:

鄉村支教豔遇記 (1-8)  

作者:xxhr82  (秦臻)



  一、二、叁章有重大修改,特意重貼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題後記:

  這篇文章寫到這裏,終于算是有了一點點眉目。說實話,這一節我寫得很沈
重,但是劇情卻不得不如此安排。爲了避免看官們覺得這不像是色文了,中間夾
了一點春夢的內容,也算是爲了保持這部小說依然是色文吧。

  前面叁章做出很多修改,特地一次性的重新發上來。看了下,自己覺得滿意
多了。陳莉這個角色讓我覺得滿意多了。其他的人物,也或多或少的增加了形象
塑造的描寫。希望,大家能夠喜歡。

  說實話,寫完陳莉的家庭遭遇的時候,我的內心都很激動,想要抱著陳莉好
好安撫一番。記得曾經有個著名的小說家曾經說過:如果你感覺到你小說中的人
物活了,那幺,你的小說成功了。希望,到最後,我不會愛上一個我自己虛構出
來的人物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山區支教之豔遇

  序

  爬上了這座大山,終于看到前方不遠處已經開始在夕陽之中冒起炊煙的小山
村,我丟下身上抗著的重重的行李,抱著身邊的人,大聲地歡呼起來。

  我是xx大學教育專業的應屆畢業生。在現在這個連掃廁所都需要大學文憑的
年代,我這個叁流大學的畢業生在就業市場上也實在沒有什幺優勢可言。正爲工
作的事情煩惱呢。國家出台了一個新的政策:只要到西部山區支援教育五年,可
以優先在城市裏面安排工作。對于我們這些沒有背景,沒有後台,甚至連學習成
績也不咋樣的所謂大學畢業生來說,或許這是一個最好的選擇吧。

  整個班裏,平時混在一起,看起來都不咋地的哥們,開始顯山露水,一個個
在親戚和朋友的介紹安排下,紛紛走上了自己願意或者不願意,但是待遇都相對
較好的工作崗位,最後參與報名,並且確定支教的同學,加上我,只有兩個人。

  另一個,叫陳莉。很老土的名字,跟她的人一樣。雖然也有著兩個大大的眼
睛,可惜總是躲在兩個玻璃片後面。同樣有著長長的頭髮,可是,除了馬尾,有
時候居然會編兩條羊角辮?雖然咱們學校不咋樣,可也畢竟是在一省之首府師範
院校。年輕漂亮,搖曳多姿的漂亮妹妹多海了去了。雖然隱約覺得陳莉身材不錯,
可是土氣的穿著打扮,沈悶的書呆子氣息的臉孔使她的追求者少得可憐。

  因爲大致相同的家庭條件,同是拿著學校最高扶貧獎學金的原因,使我倆成
爲了朋友。

  學生時代裏,長得相對比較英俊帥氣的我,並沒有意識到所謂的家庭條件會
給生活帶來如何影響。可是當我對班花發起追求,最後在班花帶著那仿佛是可憐、
又似是厭惡的眼神用直接的話語拒絕的打擊下,我所謂的自尊心變得粉碎。

  邀請她一起喝酒,不停地咒駡著社會的不公平,兩人最後爛醉如泥,互相擁
抱著睡了一夜,雖然什幺事情也沒發生,但是情況也變得有些暧昧。雙方在以後
的歲月裏都沒有主動尋找或接受其他人的愛情,但倆人總是兄弟、姐妹相稱,也
並沒有確定男女朋友關係,或許心中依然對美好留存著一些渴望吧。

  支教的時候,在我脫下她的衣服和僞裝,才體驗到,她其實還真不是一個老
土的女人。爲此,我不得不感歎:女人的美麗,一般是包裝出來的,另外的一半,
是男人色情的眼光發掘出來的。也爲此慶倖,上天真還是沒有虧待于我,沒有讓
我錯過如此的一個尤物。

  陳莉就是這個小山村的人。相對于我後來的自暴自棄,她在校的成績始終非
常地好,對于她能夠在大城市安頓下來這點誰也不懷疑。

  據她自己說,她從小父母雙亡,能夠來到大學裏面念書,靠的就是她那淳樸
的鄉親們的支持,現在她念完書了,有出息了,更應該回去報答她的父老們。于
是在她的強烈要求之下,各相關部門達成了她的要求,讓她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小
山村支教。而我,恰巧也分配到了他們村,于是她就成了我這次支教的搭檔。有
時候,必須得感歎,緣分這東西,還真神奇。

  到達小山村的陳莉並沒有象我一樣興奮。畢竟是她生活了十多二十年的地方
了,對她來說,從象牙塔裏踏出,再次回到這裏面,更多地應該是深深地無奈吧。

  她輕輕地,不著痕迹地推開我,臉蛋有些發紅,背過去深呼吸了一口,回過
頭來提醒我馬上要黑了,還是趕緊地到村裏安頓下來再說。雖然我倆偶爾也有些
親密的舉動,但是尺度也僅僅局限于非常好的朋友那樣。我嘿嘿一笑,重新抗上
行李,來到村裏。在村民熱情的招待下,喝得爛醉,本來村長要安排我去他家休
息,但不曉得陳莉跟大夥說了些什幺之後,我就被安排在陳莉的家裏安頓下來。

  (一)

  不知道睡了多久,強烈的口渴感讓我從昏睡中醒來。搖了搖依然昏昏沈沈的
腦袋,我爬起來找水喝。鄉村的晚上很甯靜,雪白的月光從窗戶投下來,讓人有
種夢幻中的感覺。我打量了下我所在的這間房子,很簡單的擺設,就窗和一張小
八仙桌,桌子上放著一個很古老的箱子,我的行李都堆在上面。房間很簡單,收
拾得卻很乾淨。

  我摸索著打開房門,出門見左手邊的房間還亮著燈,就扶著牆,搖搖晃晃地
走向那裏,希望能找到個人弄點水給我喝。因爲頭昏的原因,短短的幾步距離讓
我走得異常的艱難和緩慢,也正是因爲無聲息,讓我目睹了一場一生難忘的好戲。

  門內,一具雪白豐滿,充滿誘惑的肉體,正光溜溜地上演著美人沐浴。此刻
她是背對著我的,那一頭還帶這水迹,柔順光潔的頭髮如綢緞一般直垂到腰部的
位置,圓潤的肩膀,潔白的脖子,圓潤的肩膀下,隱約能看到胸前的外擴?真大!
纖細的腰肢下一個外飄的美麗弧線造就了那渾圓肥碩的臀部,豐滿的大腿,若隱
若現的叁角地帶,無不刺激著我的神經,讓我的乾渴更甚!

  " 咕~"情不自禁的我咽下一口口水。如此美麗的一具肉體,想必是一個非常
漂亮的人吧?

  " 誰?" 沐浴的主人捂著毛巾轉過身來。

  " 啊!"

  " 啊?"

  兩聲驚呼同時傳出,如此誘惑人的身體的主人,居然是我的同學,陳莉!

  " 你要死了啊!不睡覺跑這裏來幹嗎?" 陳莉怒道。

  怒吼下,她的胸前一片洶湧,看得我喉結連連滾動。

  " 我……我口渴,來找水喝的。" 我艱難地把視線從她的胸前移開,小心翼
翼地回答到。

  " 你先回去,我等下幫你送水來!"

  回到房間裏躺下沒一會,陳莉帶著一瓢水進來了。剛出浴的她穿著一套印有
小熊圖案,長及膝蓋的睡衣,豐滿的大腿若隱若現,比平時多了幾分妩媚。

  " 諾,給你,死色狼!" 陳莉把水瓢一遞,說到色狼倆字的時候,臉色明顯
的紅了下。

  我做無辜狀:" 誰知道你這半夜了還沒有睡覺啊,我也不曉得自己是睡在哪
裏,看見那裏有燈就走過去了。"

  " 算你有理,趕緊喝了睡吧,酒量那幺差,也還敢跟人拼酒,醉死你活該。
" 嘴上不饒人,可看我手有些顫抖,陳莉依然小心地扶著水瓢讓我喝水。溫柔的
感覺讓我心中充滿溫暖。

  " 睡覺吧~ 明天我帶你去逛逛村子。" 安頓我躺下後,陳莉要走。

  " 對了,陳莉。" 我喊住她。

  " 恩?"

  " 你的真大!" 我趁著酒勁,說道。

  " 什幺東西?" 陳莉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。

  我無聲地用色情的眼光死死的盯住陳莉偉岸的胸部,還誇張的咽了口口水。

  " 要死了你!"

  " 啊!"

  陳莉拿著水瓢朝我頭上來了一下,頭也不回的關門而去。

  其實,陳莉在發脾氣臉紅紅的摸樣也挺可愛的。就這樣想著,我樂滋滋的進
入夢鄉。

  第二天,在陳莉的陪伴下,我倆在村子裏逛了一圈。整個村子處在群山環抱
之中,景色異常優美。真個村子呈長方形東西走向,整個村子有近千人。村西頭
是一座非常高的山,北面從山澗小路過去5 、6 裏有個高山湖泊,非常漂亮。村
子的南面有一水井,整個村子喝水洗滌等用的都是這裏的水,水井過去,就是我
們來時的路了。村子的東面相對于比較平坦,有一片開闊的樹林,樹林後面,也
是起伏連綿的山脈,裏面有著豐富的野獸和藥草。

  學校的村子就坐落在學校的最東邊,是一座不知道什幺時候的廟宇改建而成
的。我走進去看了看,斑駁的,甚至有些坍塌牆壁,四處透光的天花下,擺放著
不曉得從那裏拆來的一塊大門板,算是黑板,黑板前面是用黃泥磚塊壘的一快台
子上面架了塊木板就算是講台,講台下面的學生桌倒勉強還能看,可椅子卻是一
張沒有。看到如此艱難的環境,我心裏有些不是滋味。

  村子裏的人都很友好而善良。遇到我來都笑咪咪地打招呼,可能是因爲不曉
得我的名字吧,他們都把我叫做陳莉家的。每當碰到這樣的時候陳莉都會臉紅,
過後很長一段的時間裏都對我非常溫柔,讓我特別摸不著腦袋。對著這些樸實的
山民們我反複自我介紹,卻始終也沒能讓他們記住我的名字。

  時間過得飛快,眨眼間,到村子裏就半月多的時間了。雖然經過我多次糾正,
人們依然喜歡叫我陳莉家的。唉,算了吧。管他呢,反正是個稱呼。中間有段時
間也遇到過村長幾次,可每次我熱情的跟他打招呼,卻總換來一張冷漠的臉。村
長整個就一林彪第二,看他遇到村民那高高在上的表情我就覺得特不爽。靠,還
真他媽拿村長當國家幹部了。

  現在這個時節正是農村雙搶的時候,可這村落處在崇山峻嶺之中,沒有可耕
作之地。上山挖草藥和打獵成了村民們的生存方式。在村裏這幺久的時間,以我
外向型的性格,跟村民們都混得熟悉了。學校還沒開學,我也樂得瞎混。

  這天,我照例跟著虎子上山打獵。

  虎子是陳莉的堂兄,黝黑,爲此我常笑話他在黑夜裏只能看見他的牙齒;也
很強壯,對村子附近的大山特別的熟悉,是個很合格的獵人。爲人看似木納,偶
爾卻語出驚人,特有的鄉村幽默常常讓人回味不已。

  今天收成不錯,我們不僅打到了2 只兔子,一只野雞;前些天下的陷阱裏還
網了一頭麂子。感歎上天待我們不薄的情況下,我倆早早地收工,歡聲笑語地往
家走去。快到村裏的時候,學校後面的樹林裏傳出有規律的動靜。莫非又有獵物?

  經驗不足的我向虎子投去徵求意見的眼光,並且把背在身後的獵槍取了下來。
虎子一臉壞笑地按住我,伸出手指做了一個讓我安靜的表情後,拉這我,彎到了
邊上一個小小的山坡上面,指著下面,讓我看。

  只見一個精瘦的身體壓著一具雪白的肉體,不停地做著活塞運動。靠,這不
是村長跟村西頭的那趙寡婦幺?沒想到,趙寡婦平時穿著衣服的時候看起來矮墩
墩地,脫了衣服,也是一美人哪。

  飽滿的大奶子如倆大白饅頭一樣,隨著村長的抽插不停地晃動。因激動而弓
起的腰向上挺起,纖細的腰身沒有一絲贅肉,腰身向下擴展開去的倒叁角,跟村
長交和部位那茂密的黑森林,看得我氣血一陣陣翻騰。

  村長抽插了一陣之後,把雞巴抽了出來,略喘兩口氣後,拍了拍趙寡婦的屁
股,趙寡婦知趣地轉過身來,趴在地上,像母狗一樣把屁股高高地撅起。

  趙寡婦肥碩的屁股因爲這個姿勢更顯得誘惑異常,村長怪笑著,不知道說了
句什幺,輕拍了下趙寡婦的屁股,又狠很地用手抓了一下。趙寡婦仿佛吃痛,輕
輕一皺眉頭。頭髮一甩,轉過頭,對著村長說了一句話,村長馬上提槍上馬,狠
狠地插入……

  我正津津有味地看著,虎子拍了下我,指了指學校的牆邊。離得太遠,我看
得不太清楚,只覺得那邊也有個人正在做跟我們一樣的事。

  " 誰?"

  " 趙寡婦女兒。"

  " 娘的,真帶勁,老媽偷人,女兒偷看。"

  " 噓,小聲點!別被發現了。"

  " 哦。"

  提著今天的獵物,一回到家我就直奔廚房而去。沖到水缸邊上,狠狠地灌下
一口冰涼的井水,又一瓢冷水,從頭澆下,卻依然沒有澆熄心中的欲火。趙寡婦
那豐滿的奶子,肥碩的屁股,迷離的媚眼,無一不沖擊著我這小處男那純潔幼小
的心髒。想到最後,村長在趙寡婦那紅潤豐滿的雙唇下,滿足的噴薄而出。我再
也抑制不住自己那強烈地欲望,拉開拉鍊,想像著趙寡婦正輕輕地搖晃著她那肥
美的屁股,媚眼眼如絲地往著我,嘴裏輕輕地喚著:" 我要~" 掏出已經暴怒地
小弟弟,套弄起來。

  " 啊~" 一聲驚恐的女高音從我耳邊傳來。完全沈迷于幻想中的我被這高分
貝的噪音一下子驚醒,剛用冷水怎幺也澆不滅的欲火一下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  我戰戰兢兢地回頭一看,光溜溜陳莉正用一塊毛巾捂在胸前,驚恐地看著我
那由暴怒轉爲萎縮狀態的小弟弟,她的面前,是一個放滿水的大木盆子。

  " 你,你怎幺又在?" 我的天,我怎幺這幺背?找個地方打手槍居然也會有
人?

  " 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混蛋!" 陳莉擡起手,只見一個水瓢趴地朝我腦袋飛
來。我頭偏,避過。

  看著她那驚恐,羞愧,憤怒交加的表情,我根本沒來得及注意她那光溜溜的
身子,和因爲她拿瓢砸我,毛巾滑落,已經露出一大半的乳房;飛快地收拾好自
己的兄弟,拉上拉鍊,奪門而出。

  在村裏不停地晃悠著,天漸漸地黑下來了,可我依然沒有整理好自己的思緒。
丟人哪。打手槍被人抓個現著,還是自己的同學,女同學。完了,完了,這裏都
是她的鄉親們,萬一她說出去,我還有臉待這裏見人幺?再一次轉到陳莉家門口
的時候,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。家裏已經點上了燈,隱約還傳來一陣陣房菜的香
味。

  算了,大不了一走了之。大男人嘛,誰沒有個姦情敗露的時候?在大山裏跑
了一天,中午只啃了點乾糧,早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的我,突然之間冒起一股豪
氣,支撐這我推開了家門,走了進去。

  等待我的,並不是我想像中那充滿怒火的眼神以及羞辱的話語。陳莉靜靜地
坐在桌前,桌子上擺放著已經加工好的兔子和野雞。

  陳莉的頭髮沒像平時那樣紮起來,而是散披著,現在才發現,原來她的發質
真好。柔順的頭髮仿佛綢緞一樣順滑。她的眼鏡也摘下來了,劉海被小心地挽到
了耳朵上,鬓角幾縷長髮在燈光下輕輕搖曳。此刻的她怔怔地望著桌上的菜肴發
呆,仿佛等待丈夫回家的小女人一般,堅挺的小鼻子配合著她那專注的神情,讓
我心中洋溢起了一種溫馨的感受。

  " 咳!這個,我回來了。" 我輕咳一聲,望著回過頭來的她,歉意地笑了笑。

  " 哦,那吃吧。" 她面無表情,擺上碗筷後,吃起飯來。

  在尴尬地氣氛中吃完晚飯,按照慣例,我搬了條凳子放到院子裏,看星星。

  原本以爲不會過來的她,在收拾完碗筷後,坐到了我的身邊。

  她靜靜地坐著,全身披滿潔白的月光,散落的發梢隨著微風輕輕地擺動。大
眼睛裏一種惹人憐愛的神彩在流動著,精緻的臉龐上表情嚴肅。

  " 這個……" 越發感到壓抑的我,決定打破這個沈默。

  " 怎幺?" 她輕聲回答到。月光下的她今天看起來好像特別柔弱?

  " 今天下午,其實是,因爲……,那個……我和虎子,所以……" 語無倫次
地說了半天,才發現自己連自己說什幺都不知道。

  " 對不起!" 男子漢大丈夫,倒個歉又不會死人。

  " 算了,我也沒有生你的氣!"

  " 啊?" 這幺簡單就獲得原諒了?

  " 要死啊!盯著我幹嗎?" 陳莉被我盯著,臉突然一下子紅了。氣氛一下輕
松過來。

  " 你和虎子?和虎子怎幺了?" 略微調整了下心情,陳莉裝出若無其事的樣
子問道。

  我在心中小心的斟酌說辭,把女主角名稱隱掉,事情經過大致說了下。因爲
村長一直對我不假以顔色,我把好些鄙夷的詞彙都用在了他身上。

  " 你說的是村長和趙寡婦吧?" 陳莉並沒有吃驚,似乎覺得這跟吃飯一樣平
常。

  我異常詫異:" 你怎幺知道?難道?對了,今天下午你也在偷看?"

  " 啊?偷看?" 陳莉白了我一眼,接著道:" 你以爲我跟你們一樣無聊啊。
只不過,趙寡婦跟村長的事,是全村都知道的。"

  " 哦?既然都知道,那大家就這幺放縱他們?不是說女的偷漢子在農村裏要
被沈豬籠的嗎?" 我不明白。

  陳莉像看外星人一樣盯著我看了好一會,直看得我全身不自在,才幽幽地說
道:" 趙寡婦也是可憐人哪。年紀輕輕就沒了丈夫。你也知道我們這裏的情況,
女人沒了男人根本就沒法生活。像趙寡婦這樣,雖然年紀不大,可是有倆拖油瓶。
誰願意沒事加重自己的負擔?"

  頓了頓,陳莉接著說道:" 村長雖然有時候讓人覺得爲人不怎樣,可在這件
事上,大夥都覺得還成。難不成真讓趙寡婦受不了貧困,抛下倆孩子,改嫁他人?
受苦的最終是孩子啊。而且,村長也是一直單身,這樣,也算不上什幺吧。村子
裏好些人還打算撮合他們倆呢。"

  " 那村長爲啥不娶了趙寡婦呢?"

  " 你問我,我問誰去?"

  " 對了,你覺得趙寡婦很漂亮?" 仿佛想起什幺來一樣,陳莉死死盯住我,
問到。

  " 恩!" 我老實回答到。

  " 哪裏漂亮?" 說這話的時候,陳莉語氣像是有點吃醋的樣子。

  " 那裏很大!" 看著陳莉一副要爆發的樣子,我趕緊接了句:" 不過沒你的
大!"

  陳莉此刻的表情豐富異常,開始仿佛得勝般的笑了下,才發現,自己不應該
有這樣的表情,接下來,又想板起臉,可卻怎幺也嚴肅不起來。看得我心中直樂。

  此刻我們仿佛又回到了學校裏面,剛才的尴尬也一掃而空。

  " 時間過得真快呀,還真有些想念學校裏的時光呢。" 我感歎到。

  " 學校裏的時光?想念你的小璿(班花)吧?" 陳莉故意做吃味狀。

  " 嘿嘿,忘了,早忘了,人家堂堂貿易集團老總千金,怎幺可能看上我這個
窮娃子呢?"

  " 忘了?我怎幺覺得有點酸呢?" 陳莉繼續打擊我。

  " 酸?是你在吃醋吧?像我這樣英俊潇灑,玉樹臨風,風流倜傥,人見人愛,
花見花開的美男子,你的夢中情人,卻癡心不改的愛著他人,你能不酸嗎?"

  " 呃~~" 陳莉做嘔吐狀,我倆鬧成一片。

  " 其實,我一直喜歡你!" 陳莉仿佛下定了大決心一樣,幽幽地說道:" 當
你被小璿拒絕後自暴自棄,我更心疼。"

  沈默,其實我一直知道這個事實,或許雙方都清楚,心中有對方的影子,可
就是有些東西不知道怎幺去放下。或許,是我嫌棄她長得不夠漂亮?想到這裏,
我細細地打量起陳莉來。鵝蛋臉,大眼睛,長頭髮,高挺的鼻子。小巧而豐盈的
嘴唇。在解開她那土得掉渣的麻花辮子和摘下眼鏡以後,她確實是個美人。

  " 我知道,你是覺得我不漂亮。" 仿佛知道我內心想法一樣,陳莉幽幽地說
道,然後擡起頭來,望向天空。眼神裏流露出的幽怨讓我柔情萬分。

  " 別說了~" 我輕輕地拉過陳莉,讓她的頭轉向我" 其實,你也很漂亮!"

  " 是嗎?" 語氣有些自嘲。

  " 恩,就是有些土氣!"

  " 哦,恩?找死!" 嬌怒道。

  有人說:男追女,隔重山,女追男,隔層沙。凡事只要一捅破,剩下的就非
常簡單了。如果我們早明確這點,或許下午我就不用,恩,下午?下午廚房陳莉
指著我那幕情景一下子從我腦袋裏飄過。

  " 陳莉?" 我溫柔地叫到。

  " 恩?"

  " 做我女朋友吧!" 我堅定地說道。

  " 啊?" 她詫異的神情慢慢地變爲欣喜,然後,眼裏泛出淚花。

  " 莉!"

  " 恩。"

  " 讓我摸摸。" 沒等她反應我來,我的鹹豬手就摸上了她傲人的胸脯。

  " 色……嗚~~~"沒等她罵出來,我的嘴就親上了她的嘴。

  哦,爽!堅挺,柔軟,而且,非常地大!雖然隔這幾層布料,依然能夠感覺
其中那溫潤滑膩。我輕揉地撫摸著,一刻也不想放棄,嘗試著用手掌去掌握它,
發現居然辦不到。

  陳莉的在我的的親吻和撫摸下,呼吸變得滾燙和急促,原來想推開我的手,
變成了緊緊地抓住我的衣服。

  我的手繼續在她胸前遊走,另一只手借抱著她的機會,在她被上撫摸著找到
了胸罩扣子,一番折磨之後,終于解開了。

  陳莉一下掙開眼睛,猛地推開我,臉紅通通地。轉身就要走。

  我一下子拉過她來,忍著欲火,沒有急著又去撫摸她的胸部,而是望著她,
深情地說:" 莉,我愛你!" 然後又狠狠地吻了下去。

  長吻,這次陳莉沒有拒絕,在我吻她的時候,她也緊緊地抱住我。我再次嘗
試把手向她胸部伸過去的時候,依然遭到了她的反抗。

  她按住我的手,呼吸略爲急促地說到:" 別,這裏是外面,會被別人看見的。
"

  外面?那意思是沒人看見的裏面就行了?

  我一手收拾起凳子,一手緊緊地拉住她,沖進屋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