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.0

2022-09-01发布:

久久人人97超碰硬人人乐曹云金,就这样改写了他的结局,午夜梦回时是否后悔过?

精彩内容:

曹雲金和郭德綱的命運交融

2009年,曹雲金和嶽雲鵬一起登台演出,在曹雲金准備自我介紹的時候,嶽雲鵬半開玩笑地搶了曹雲金的話,還在背後做鬼臉,曹雲金頓時難忍怒氣,沖上去掐住嶽雲鵬脖子,兩人扭打在一起,場面一片混亂。

這本來是一個並不奇怪的舞台事故,

沒曾想卻爲曹雲金離開德雲社悄悄埋下了伏筆

曹雲金9歲那年父親去世,跟著母親長大,高中辍學之後無所事事,唯獨對相聲十分狂熱,經過相聲大師田立禾開蒙之後,他一直想要找個正統的相聲師父學習。

幾經輾轉,曹雲金來到北京找他的表姐夫郭德綱,決心跟隨

郭德綱

學習說相聲。

兩人初次見面一番噓寒問暖,幾杯酒下肚,

曹雲金和郭德綱便開啓了長達十年的師徒生涯

學徒期間,郭德綱對曹雲金十分嚴厲,早上五點必須起床,不管天寒地凍也必須去外面喊嗓子,練太平歌詞,緊接著要壓腿練形體,下午還得接著練基本功,除此之外,郭德綱家裏的家務活都成了曹雲金一手包攬。

打掃屋子、燒火做飯、洗衣遛狗,這樣的日子持續兩叁年的時候,曹雲金有些憋不住了,他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比自己委屈,他不過只是爲了有朝一日能夠站在舞台上,爲自己喜愛的相聲事業揮灑一片熱血,爲什麽師傅要這樣玩命折磨自己?

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,曹雲金得出一個結論,

郭德綱想要讓自己害怕他,從而更好地控制自己,這是曹雲金對郭德綱嚴格要求的解讀。

可實際上真的是這樣嗎?

並不是,這些是郭德綱刻意的安排不假,但他不是爲了控制曹雲金,而是因爲老郭了解曹雲金,這個徒弟和年輕時的自己很像,腦子機靈、努力勤奮,還有相聲天賦,但是個性是他最致命的缺點,如果不磨平遲早有一天會吃大虧。

郭德綱所做的一切,

就是爲了讓曹雲金不要走自己走過的彎路。

可這份另類的愛,在曹雲金的心裏卻成了永遠拔不掉的刺。

打祖師爺、看不起師兄弟

你知道曾經的曹雲金有多牛嗎?

在他人氣最旺的時候,每次演出一票難求,就連廣播電台的轉播收聽率,都能超越同行兩倍多。

一說到德雲社,除了郭德綱,就是曹雲金名氣最大,

德雲四少中的叁位,在曹雲金面前基本上是陪襯。

曹雲金的專業能力毋庸置疑,不管是最基本的相聲功底還是師傅的看家本領,他全都學了個遍。

這麽說吧,只要他站在台上隨便一抖,那都是德雲社其他師弟幾年的功力,曹雲金確實有本事,可毀掉他的同樣也是這一身本事。

雷鳴般的掌聲和耀眼的光環,逐漸讓他迷失了方向。

很長一段時間裏,曹雲金變得目中無人,最狂妄的時候,他敢對著德雲社任何一個人動手指頭,甚至還敢沖著師傅郭德綱指指點點,即便是相聲祖師爺

謝天順

,也曾經挨過曹雲金的打,像嶽雲鵬這一類的小師弟就更不用說了,他幾乎從不正眼瞧一下。

在德雲社,所有人規規矩矩,只有他曹雲金橫著走,所有人正襟危坐,只有他曹雲金翹起二郎腿。

每次有人聲音蓋過曹雲金時,他勢必會站出來怒目圓瞪,拍著桌子大喊

“我養活了大半個德雲社“。

這樣的態度要是放到現在,一定會挨揍,可當時沒人敢動曹雲金,只要郭德綱不發話,所有人都得把曹雲金當成大爺。

面對他的居功自傲,郭德綱只是溫柔警醒,從來沒有嚴厲責怪。

也有人會站出來指責郭德綱說這是在縱容曹雲金,郭德綱當然知道,

可此時的曹雲金早已不是當年那個任憑差遣的徒弟,郭德綱只能祈求事情不要發展到預想的那樣。

改寫結局的相聲天才

2010年,在郭德綱37歲生日宴上,曹雲金送給師傅一份特別的大禮,他跪在關公像前發誓要離開德雲社,從此與郭德綱恩斷義絕。

曹雲金一席話語如同一把尖刀狠狠捅在了郭德綱的心上,

那一刻的心酸、痛苦,都被老郭唱進了那首含淚的《未央宮》裏。

他最害怕的最終還是來了。

曹雲金大鬧郭德綱生日宴一事一轉眼已經過去11年,如果你非要問,曹雲金在午夜夢回時有沒有爲自己的行爲後悔過呢?

答案是一定有後悔過。

有一年曹雲金和郭德綱同時被邀請上春晚,曹雲金看到郭德綱的車,想要過去打招呼,郭德綱卻砰地一聲關上了車門。

曹雲金認爲這是郭德綱在拒絕和解,可他並不知道,其實郭德綱只是忌諱他身後的記者。

兩人的排練室就在隔壁,郭德綱那天一直在想如果金子推門進來再喊一聲師傅,那自己會一把抱住他,所有的一切也將煙消雲散。

可笑的是,所有工作結束,郭德綱也沒等到他出現。

兩人的錯過成爲終身遺憾,曹雲金後來也理解了這一切,可是說什麽都已經晚了。

在曹雲金2016年發出的那篇控訴長文裏,想要表達的意思就是

多年來被郭德綱利用,自身價值被壓榨。

他曬出的學費收據和師娘的短信,僅僅是想告訴所有人,自己不想再被德雲社控制。

可師徒一場,他千不該萬不該在文中抖出郭德綱所謂的黑料,這些不僅沒有讓人同情曹雲金,反而再一次證明了他的無情無義。

這些瘋狂的舉動,對當時的曹雲金來說很正常,可現在曹雲金後知後覺。

如果沒有大鬧生日宴,沒有發那篇長文,他的口碑不會現在這麽差,就算是後來辜負了唐菀,大家也會覺得他們只是感情破碎了而已。

可惜這一切曹雲金明白得太晚,他現在上綜藝節目、做活動,拼命地賺錢,但事業卻一天天在走下坡路,

每一次開直播謾罵聲充斥著整個屏幕,就連自己苦心經營的聽雲軒也落寞到不及德雲社萬分之一。

所有人都逐漸忘記他曾經是個相聲人才,忘記了他出場時人聲鼎沸,忘記了他最驕傲的模樣。

一個原本安排好的結局,就這樣曹雲金自己改寫了。

如果當年曹雲金忍耐住性子,踏踏實實聽從師傅的安排,好好在台上說相聲,那之後的一切都不會發生,

可惜曹雲金走對了開頭,卻在中途 迷了路。

——END 久久人人97超碰硬人人乐